陈应松神龙架系列小说中乡村女性生存困境思考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硕博论文网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25855 论文编号:sb2022043014593746678 日期:2022-05-19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文学论文,笔者认为在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大背景下,变化中的乡村和农民在新世纪以来的当代文学创作过程中成为新的写作资源。陈应松关注并努力表现从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过程中乡土中国的现代性阵痛,考察乡村女性在此社会转型过程中所经历的精神冲突、价值归依以及信任个性的艰难长成。
第一章 神龙架系列小说中乡村女性生存困境的表征
一、物质困境中的生存之危
物质困境作为生存困境的重要表现之一,对精神、情感困境有着重要影响。物质困境包括自然环境的封闭与贫穷,自然资源获取的困难,这些都将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衣食住行。陈应松小说中的神龙架地区是一个时间上相对静止,处于原始状态的区域,作家执着于在作品中展现乡村女性面临的种种物质困境,通过对乡村女性所处的蛮荒的自然环境及物质匮乏的状态来凸显女性生存的艰难与困苦。
(一)封闭而险恶的自然环境
有学者说到:“写作就是要进入存在事实,进入无意义的生活空地,进入超出历史与现实的心理,也就是进入存在的荒凉,进入‘草民’和‘贱民’的本真生存中去,在那里发现悲悯、善与爱这可能更切近一个民族的生活,一个深藏于文明深处的民族在‘现代’的另类而又困扰不安的存在方式。”
因此,为了探索人类最真实的生存状态,自然环境是最基本的存在事实。
首先,神龙架地区的封闭体现在与外界联系的困难。小说中的神龙架似乎与世隔绝,时间彷佛在这座大山中处于静止的状态,他们远离现代文明,过着与原始生活最为接近的生活。神龙架地处湖北的鄂西北地区,多高山、少平原。《松鸦为什么鸣叫》中故事的发生地只有一条通往防线的古盐道,要想走出去得走上好几天。这里的道路只能依靠双腿行走,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与外界的隔绝可想而知。《母亲》中青香的母亲犯高血压病的时候由于牛家坳距离镇上有八九个小时的路程而错过了最佳医治时间,本来可以抢救的母亲因为大山的封闭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竟然瘫痪在床上。母亲的瘫痪使一家人本来就不富裕的生活遭受了沉重的打击。陈应松通过描写神龙架地区的封闭展示出这片自然环境的原始性,生命个体与苦难环境之间相互纠葛,接踵而来的天灾人祸揭示出生命的脆弱,在自然面前,人类的一切行动显得那么渺小。
...........................
二、精神困境中的生存之惑
精神困境指的是人的精神领域陷入了胶着的境地,精神领域包括思维、意志和情感等方面。精神困境是对人精神世界矛盾冲突的表现:当一个人的基本诉求长期受到巨大的压抑时,这两者会产生剧烈的冲突,因此,造成了人们的精神困境,最后表现在人的行为和思想两方面。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需求层次理论”,他将人的需求由高到低排列划分为五个成词,分别是生理需要、安全的需要、社交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的需要。第一层次的需要包括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等方面得到满足之后,人类便会追求之后的需求。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乡村女性在面对不同程度的物质困境的同时,也会存在着精神困境。乡村女性的精神困境主要表现在无法选择的婚姻以及女性深受男权文化的戕害而造成的失语。
(一)凄苦命运的抗争
陈应松笔下的乡村女性总是被无情的命运捉弄,生活上的极度贫困,物质上的极度匮乏使女性在面对自身命运时显示出无力的抗争。陈应松通过女性所遭受的精神困境展现乡村女性生存的艰难与困苦。
父母包办了女性的婚姻,使女性在婚姻上没有自主权。小说《独摇草》中的小小不断的怀疑自己所遭受的一切是否公平。继父擅自决定小小的婚事。他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和小小的母亲商量让小小在自家兄弟和二叔之间选一个嫁。“他忽然想到一个念头:必须尽快让小小找个归宿,且是家里人。给胜利也可,给兄弟老根也可。以后挖孔任务不能没有她!”[1]马桂得知丈夫这一荒唐的想法,“感觉到这个男人已经中了邪了。她犹如万箭穿心,她在想着这事如何了脱。” [2]十六岁的小小被继父当作物品挑来送去,而这一切作为当事人的小小却全然不知情。面对自己的人生,小小似乎有意识的想要去改变些什么。
乡村女性的婚姻权掌握在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身上,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是婚姻。这是小小的选择,也是神龙架无数乡村女性的选择。女子嫁夫从夫,唯有嫁人这一条出路才能帮助乡村女性逃脱这无奈的命运。最终小小嫁给了山外人,将自己的母亲接出大山,小小成功逃离了这座大山,逃离了贫穷与封闭,但神龙架带给她精神上的伤害却是从始至终的。小小在出月子之后第一个想回来的地方便是这个村子,她在寻找从前她生活过的痕迹。“她找到了自己的房子,与自家的两头牛一同归来,垛壁子上贴过泥炭饼的痕迹还在,废弃的杀猪盆歪搁在檐下,鸡笼成了小野兽的窝巢。”“这一夜,小小睡得格外香甜。”对于小小来说,命运给了她沉重的打击,但是她却选择直面生活的不幸,用乐观与勇敢战胜这不公的命运。

文学论文怎么写
文学论文怎么写

..........................
第二章 神龙架系列小说中乡村女性生存困境溯源
一、神秘的神龙架地域文化空间
“区域化是由地域性限定的文化,而所谓地域,也是由一种文化所涵盖的地域。” 但是,由于‘文化的模糊性’往往使‘区域’很难有个准确的界定。” [1]对此,国内学者大多采取了两种划分区域文化的方式,一为形式文化区,另一种为机能文化区。周振鹤先生曾在《湖北历史文化地理研究》中肯定了机能文化的研究价值:“一是,……因为行政机能的作用,使得这个行政区有同一文化的基础。而且,有的省区已经出现机能文化区和形式文化区重合的现象。而且,行政区有明确的边界,便于将研究限制在确定的范围内。”
从现实角度看,神龙架地区位于湖北省西北部,是中国首个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自然保护区、世界地质公园、世界遗产三大保护制度共同录入的“三冠王”名录遗产地。神龙架还是殷商文化、秦汉文化、巴蜀文化、荆楚文化源源不断汇集地,地域民俗文化资源蕴藏丰富,门类繁多。神龙架地区独特的地理位置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其中荆楚文化源远流长,以屈原的《离骚》为源头。神龙架地域文化就是在这种多种文化交融的孕育中产生。
“在人类文化史中,任何一种文化形态的存在和发展,都是多种因素交叉作用的结果,是多种力所构成的合力作用的结果。”[3]陈国和评价陈应松的小说时认为“陈应松的神龙架系列小说在思想探索和艺术追求上不断超越自我,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还有鲜明的巫楚文化特点……”
神秘是陈应松神龙架系列小说鲜明的特色之一。在当今不断消解和不断解构的时代,陈应松反其道而行之,给神龙架不断增魅。这样使本来就神秘的神龙架更加蒙上了一层神迷色彩。
................................
二、创作主体的现实关注
陈应松说,“人是行走的动物,总要不断地行走”,每一次生命意义上的行走都是一次心灵的抵达。他告诉我们,他在构思和写作神龙架系列小说时,常常穿越在森林中,吃在农家,住在农家。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发现,然后陶醉,然后感动,然后汲取,然后源源不断地写出锦绣文章来。陈应松是以创作诗歌走向当代文坛的,后来才转向小说创作,因此,他的小说总是带着精英化的感觉。为了更好的创作小说,陈应松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他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地点,走进农村,走进神龙架地区的大山深处,深入的了解当地农民的生活。这段时间和经历给了陈应松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正因为如此,读者才能在他的作品中读到其他作家作品中没有的真实感。
(一)个体悲悯意识的推动
陈应松在一次访谈中谈及了文学的同情心,他说文学的同情心就是对劳动人民给予的深深的、刻骨铭心的同情这种同情心还是和他写作的民间立场紧密相连,陈应松心系民间、心系山岗,他的眼光始终向下,他用他的双眼去发现、体会神农架底层民众的苦难,神农架不可想象的贫困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冲击,陈应松理解他们,同情和欣赏他们的感情,然后就有了一种想替他们说话的冲动,他在神农架小说中表达出了对底层民众苦难生存状态的深厚同情。
陈应松曾在长江大学的某次座谈会上谈到作家的创作动力的问题,提到如今很多作家是碟片作家,他首先看碟片,以此产生写作灵感、激情。但我不是,我是靠生活写作的,我到乡下才能触动我创作的灵感。我从不看碟片,但我也不是完全生活型的作家,没有一点虚构能力。我自己认为我的想象力是很丰富的、虚构能力是很强的。陈应松在湖北文坛乃至中国文坛都是一位标新立异的作家,这源于他与众不同的生活和创作经历。他对乡村的关注可以说来由来已久,几乎是从儿童时代开始。从 2000 年开始,陈应松就申请在神龙架挂职,寻找源源不断的创作动力。因此,陈应松的小说对乡村女性的命运不再只作远距离或轮廓式印象描写,而是贴近农村女性真实的生存状态,以深沉的人生目光和真切的叙述表达对现实生活和女性命运的倾情关注,把对生存价值意义的追寻关注于作品之中,以悲剧形式揭示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妇女问题。关注神龙架这片土地成为了他精神上的沃土。中国作家是极具乡土根性的作家,现代作家这种强烈的怀乡情绪,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的心理积淀。

文学论文参考
文学论文参考

...................................
第三章 神龙架系列小说中乡村女性生存困境的文化意蕴 .............. 32 
一、弱势者形象的多面传达 ................................ 32
二、神龙架独特地域文化的展示 ................................. 34
三、困境美学的匠心生成 .......................................... 37
结语 ..................................... 40
第三章 神龙架系列小说中乡村女性生存困境的文化意蕴

一、弱势者形象的多面传达
与其他作家相比,陈应松在书写神龙架系列小说中乡村女性的生存困境是独特的。他不同于其他作家细腻的笔触,而是以群像似的勾勒描绘出一幅幅乡村女性生存现状。她们是乡村世界真善美的象征,是作家作品黑暗现实的一盏明灯。当代作家中以乡村女性作为描写对象的作家并不少见,孙慧芬就是以乡村女性作为描写对象,她以女性作家特有的细腻笔触创作出了一批具有鲜明特色的女性形象,孙慧芬在《歇马山庄里的两个女人》这部作品中,向我们展示了留守女性孤独而又寂寞的生活,乡村女性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消耗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毕飞宇的小说《玉米三部曲》中也十分关注女性的生存困境,玉米三姐妹受到权力和金钱的诱惑,她们对权力的渴望简直达到了痴狂的地步,她们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为代价只为获得权利;而莫言的《红高粱家族》又以我“奶奶”这样有血气、有胆量的女性作为叙述对象,让读者看到了北方女性的刚强和勇敢。可以说,新世纪以来以乡村女性作为描写对象的作家并不少见。但是陈应松以他题材特有的真实性和人道主义的关怀使读者对小说中的乡村女性充满了同情与怜悯。陈应松将乡村女性视为底层文学的一个维度,通过对乡村女性生存困境的描写与刻画,展示了中国当代乡土小说的又一个层面。丁帆在《中国乡土小说史》中写道,“新时期乡土小说,随着理性精神的恢复,人性、人道主义成为农民生态状况评价的价值尺度,农民在过去一段时间实际生活中文化人格的严重变异,忽然鲜明地凸现正在乡土小说家的艺术视野里。”[1]而在陈应松的作品中,即使贫穷占据了乡村的生活,但依旧没有丢失乡村世界中最美好的人道主义和人性。
陈应松塑造的乡村女性性格多面,与同时期的作家相比增加了乡村女性的多样性。男性作家在以女性作为描写对象时,很容易掉进男权中心文化的陷阱里,作家以旁观者的身份进入写作之中,不免与读者产生距离感。然而,陈应松的作品却真实的靠近生活,将自己放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之中。这种不管是来自物质上还是精神上的甚至伦理上的压迫都让人沉浸其中。[1]在人们固有思维中,乡村女性的性格单一,要么温柔善良要么泼辣坚忍。而陈应松笔下的乡村女性由于神龙架地域的浸染,巫楚文化的影响,既有大山人的坚强,也有直面惨烈生活的勇气。《松鸦为什么鸣叫》中的田三妹在面对心爱的丈夫去世时,毅然决定生下遗腹子,不管眼前的生活有多么困难,她都坚强面对;《八里荒轶事》中端加荣带着两个小女儿独自上山开荒,恶狼将她的小女儿吃掉之后,她不顾一切的追赶这头恶狼,展开了与这头恶狼的搏斗,最后竟然活生生的将这头狼咬死;《独摇草》中的小小一方面唯唯诺诺不敢反抗养父的意志,一方面走出大山之后再也没有回头……神龙架系列小说中乡村女性的生存困境孕育在底层人民的苦难生活之中。
................................
结语
在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大背景下,变化中的乡村和农民在新世纪以来的当代文学创作过程中成为新的写作资源。陈应松关注并努力表现从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过程中乡土中国的现代性阵痛,考察乡村女性在此社会转型过程中所经历的精神冲突、价值归依以及信任个性的艰难长成。而女性作为一种特殊文化符号,在这两种文明长期对峙的跌宕起伏中,展现出一种复杂的状态。她们承受着苦难的生活,在艰难中努力的“活着。”“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陈应松笔下的乡村女性不仅脆弱敏感,更多的是在给我展示一种活着的生命力,面对苦难的生活永不放弃的精神。
李敬泽曾这样评价陈应松神龙架系列作品:经过了这么多年,像应松这样的作家非常自觉的立足于本土资源和本土经验,做出这样的书写,有他自身非常独特的特点,值得认真探讨。我想这也是陈应松神龙架系列小说大获成功的原因。神龙架系列小说的成功不是偶然的,而是作家敏锐的文学嗅觉和对乡村世界的人们悲悯的情怀共同构成的。
当然,作为一名具有代表性的底层作家,陈应松的小说也有不足之处,创作题材的重复和情节上的单调,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位成熟的作家一定会克服这些困难。让我们期待陈应松会给当代文坛带来更加深刻的文学作品。
参考文献(略)


上一篇:陈丹燕旅行散文探讨
下一篇:没有了
QQ 1429724474 电话 18964107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