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中高级汉语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分析及教学策略思考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硕博论文网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2233 论文编号:sb2022032319420745515 日期:2022-04-03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韩语论文,论文的研究以分析韩国学习者的状语语序偏误为目标,将 HSK 动态作文语料库中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例句与笔者在韩国任教期间收集的全南大学中文系学生的写作材料相结合,进行了细致地分析和研究。通过状语语序偏误例句的类别整理,我们发现单项状语的学习难度较低,但出现偏误的数量最多;多项状语的学习难度较高,出现偏误的数量却相对较少。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目的与意义
语序在汉语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语序的位置关系限制着语义的表达。据有关资料显示,在对外国汉语学习者语序偏误调查的数据分析中,状语语序偏误在所有的语序偏误中出现率最高,比率高达 67.65%。因此,帮助汉语学习者规避状语语序偏误成为目前急需研究解决的问题,也是进一步推进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发展的关键。在现在的学界,关于状语语序偏误的研究比较少,特别是对于韩国学习者的状语语序偏误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多项状语的错序方面,通过分析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例句,笔者发现韩国学习者不仅仅在多项状语方面出现了很多的偏误,在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偏误。另外,关于状语语序偏误的研究,落实到教学方面也没有提出较多的应对策略。
鉴于状语语序偏误研究的重要性以及目前在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研究方面的不足,论文将 HSK 动态作文语料库和韩国全南大学中文系学生的写作材料作为语料来源,对语料中的状语语序偏误句进行详细地分析,总结出韩国学习者常常容易出现偏误的状语语序类型,并立足于第二语言习得理论和汉语本体理论知识,从学习者习得、教师教学和汉语状语本身的复杂性三个角度分析韩国学习者学习状语语序时出现偏误的原因,突破了以往研究的范围局限,可以成为对外汉语教师的教学参考,帮助韩国学习者建立正确的状语语序习得策略。
...........................

1.2 研究对象与内容
论文的研究以学习汉语的韩国学习者为对象,通过语料收集与问卷调查两种方式对韩国学习者的状语语序偏误进行研究。笔者对 HSK 动态作文语料库中韩国学习者状语错序的句子进行了详尽检索,并结合韩国全南大学中文系学生写作材料中状语错序的句子作为论文的研究语料,对每条语料进行细致分析之后,总结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的类型。问卷调查则以韩国全南大学中文系的学生为对象,根据语料搜集总结的偏误类型设计问卷问题。本文旨在通过偏误分析研究,一方面为对外汉语教师提供状语语序教学建议,以便对学习者出现的语序偏误作出合理的纠正;另一方面帮助韩国学习者克服母语影响,建立正确的汉语习得策略,习得正确得体的汉语状语语序。
研究方法上将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探讨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情况与偏误因素。首先根据搜集的语料样本,将韩国学习者的状语语序偏误进行定性分类,统计各类偏误的比率。其次,由既得偏误类别分别设计题目,以韩国全南大学中文系的学生为对象,进行问卷调查,统计每类偏误出现的数量与比率,以反向验证定性分析结果并弥补偏误句列举不全面的不足。其中,调查问卷的形式主要以排序题和选择题为主。排序题主要为了考察调查对象的状语语序偏误类型表现,选择题则是为了了解个体调查对象的汉语学习情况以及状语语序的习得想法。
.....................

第二章 汉语状语语序规则

2.1 多项状语排序的制约因素
2.1.1 逻辑因素
影响多项状语排列顺序的一个基本因素是内在的语义逻辑。现代汉语中状语的作用是用来修饰和限定谓语中心语的,因此状语和谓语中心语的亲疏远近,决定了状语在句子中的先后顺序。肖莉认为:“在多层状语结构中,多层状语的排列顺序比较复杂,也比较重要,一般地说,它的顺序也总是严格地按照逻辑关系来排列的,跟中心词关系越密切的越靠近中心词。”[2]因此,与谓语中心语位置关系更近的状语是中心语的主要修饰词,状中关系的亲疏随着距离的增大而降低。
例句:
(1)父母应该常常跟孩子一起做事情。
例(1)中四个状语“应该”“常常”“跟孩子”和“一起”都修饰谓语中心语“做事情”,但是“应该”“常常”“跟孩子”更贴近主语意义,而方式状语“一起”与谓语中心语的关系更加密切。
2.1.2 时间顺序因素
汉语多项状语的排列顺序还与时间顺序因素有关,或者说语言的形成与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有关。在人类历史活动中要遵循时间顺序,人类所说的语言也受到时间顺序规律的制约。戴浩一曾提出时间顺序原则(The principle of temporal sequence),在多项状语中,状语的排列顺序与要表达的概念的时间先后有关,表达的概念时间越早,该状语距离谓语中心语的距离则越远。
例句:
(2)他在教室用手机看电影。
例(2)中“在教室”和“用手机”都修饰谓语中心语“看电影”,这两个状语发生的时间顺序决定了它们在多项状语句子中的位置顺序。按照人的认知规律,首先需要先“在教室”这件事发生,才能出现“用手机”,再继而发生“看电影”这件事,这就符合了时间顺序原则。
.....................

2.2 多项状语的排列顺序
一个句子中什么类型的状语可以同时出现还受到逻辑、语义等方面的局限。有的状语类型在同一句子中可以多次出现,有的状语却仅仅能出现一次。下面本文将对多项状语中异类状语与同类状语的排序情况进行简单地梳理。
2.2.1 异类多项状语的语序
根据众多学者的研究,总结前人研究成果,将本文的多项状语语序参照标准确定为“语气状语>时间状语>处所状语>关联状语>范围状语>程度状语>否定状语>能愿状语>方式/情态状语>对象状语”,又由于个别多项状语的顺序可能受到逻辑、时间、语音等因素影响的规律,因此多项状语的顺序在具体的句子语境中可能会有不同形式的体现。
2.2.2 同类多项状语的语序
当同类状语在一个句子中连续出现时,小概念的状语与谓语中心词的关系更加紧密,因此小概念的状语放置在距离谓语中心词更近的位置,大概念的状语则放置在小概念状语的前面。另外名词、介词短语和副词都可以充当时间状语,当它们在句子中同时出现作状语时,名词要先于介词短语先于副词。
例句:
(4)他以前经常抽烟。
(5)武汉人民在 2020 年那个冬天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疫情。
例(4)中时间名词“以前”位于时间副词“经常”前。例(5)中表示大概念的时间状语“在 2020 年”位于表示小概念的时间状语“那个冬天”前。
韩语论文参考
韩语论文参考
.......................

第三章 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表现............................7
3.1 单项状语语序偏误..........................7
3.2 多项状语语序偏误.................................20
第四章 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的问卷调查..........................29
4.1 调查目的........................................29
4.2 调查对象......................................29
第五章 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产生的原因...........................39
5.1 汉语状语的复杂性.....................................39
5.2 习得因素....................39

第六章 针对韩国学习者的状语语序教学对策

6.1 建立积极的学习策略
学习者作为学习汉语的主体,积极的学习态度、学习策略在语言学习过程中是很重要的。汉语习得过程中,学习者要根据自己的特点和想要完成的目标,制定学习方法和策略,从而不断向目的语靠近。面对状语语序这样复杂的问题,很多学习者都会产生畏难情绪,故意采取“回避”策略,避免使用自己不擅长的语法点进行表达。比如学习者为了避免使用多项状语这样语序复杂的句子,常常把应该用多项状语表达的长句拆分成一个个只有单项状语的单句。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学习者要勇敢突破自己,摆脱畏难情绪,主动多方面、多形式地反复练习,锻炼得多了,自然可以找到其中的规律,最终可以正确、得体的使用多项状语。
韩国学习者在输出汉语时,常常容易受到母语的影响,用母语的文化习惯和思维方式来进行表达和交际,因此出现偏误。这是因为两种语言中的相异之处对汉语学习产生了“负迁移”,学习者应该运用第二语言习得策略,了解“负迁移”出现的原因,在汉语学习中学会规避该负面影响。至于两种语言中用法规则相同的部分,这部分则会帮助学习者快速准确地获取目的语知识,也就是“正迁移”。学习者根据学习策略有针对性地将汉语语言知识同母语相辨别分类,可以使母语在汉语学习中发挥作用,提高学习者掌握新语言规则的速度,找到学习的规律,提高使用汉语的正确率和规范性。
韩语论文怎么写
韩语论文怎么写

.........................

结语


随着对外汉语教学事业的发展繁荣,全球范围内能够流利地使用汉语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关于汉语教学问题的探讨也越来越深化。状语语序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研究重点,由于汉语学习者母语背景的差异,在汉语习得过程中,不同母语背景的学习者在语序上的偏误表现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需要分国别、分母语地详细考察汉语学习者的状语语序偏误表现。
基于以上需要,论文的研究以分析韩国学习者的状语语序偏误为目标,将 HSK 动态作文语料库中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例句与笔者在韩国任教期间收集的全南大学中文系学生的写作材料相结合,进行了细致地分析和研究。通过状语语序偏误例句的类别整理,我们发现单项状语的学习难度较低,但出现偏误的数量最多;多项状语的学习难度较高,出现偏误的数量却相对较少。笔者初步预测该情况的出现可能是由于学习者对难度较大的多项状语采取了回避策略,因此根据偏误类型编制调查问卷,以测试韩国学习者在每种偏误类型都存在的情况下掌握状语语序的真实水平。接下来论文从三个角度对韩国学习者的状语语序偏误进行归因分析。其一,学习者习得的角度。在汉语学习过程中母语负迁移、目的语规则泛化以及学习者采取的习得策略都会对状语语序的学习效果产生影响。其二,教师教学的角度。一方面是对外汉语教师所采取的教学方法是否恰当,另一方面则是学习者使用的教材和辞书中注释的准确性、难易度是否完善。其三,汉语状语语序本身就具有很大的复杂性,是汉语学习的一大难点。最后,针对韩国学习者状语语序偏误方面的难题,笔者认为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引导学习者采取积极的学习策略,通过对比分析帮助学习者区分母语语序与汉语语序的异同,在语境中培养学习者的汉语语感。
论文的创新之处在于研究方法上的创新,即对状语语序偏误定性分类和数据统计之后又采用定量分析的方法以反向验证定性分析结果并弥补偏误句列举不全面的不足。另外,论文还存在一些不足。一方面,笔者仅仅从宏观整体上对韩国学习者的汉语状语语序偏误进行了解释,在实际的情况中,每一种偏误都有着各自实际的具体情况,这就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另一方面,由于笔者的韩语水平有限,对汉语状语本体的语法研究也不够深入,因此在一些偏误类型的解释上有着一定的局限性。最后,论文中可能还存在一些不当之处,希望各位老师、前辈们批评指正,也期待今后的研究者能够在状语语序偏误方面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推动对外汉语教学事业的发展。
参考文献(略)


QQ 1429724474 电话 18964107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