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请求言语行为对比分析及教学建议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硕博论文网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32666 论文编号:sb2022031811301145214 日期:2022-03-29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韩语论文,本论文的创新点:通过收集两种语言的热播影视剧的剧本作为语料,使请求的情境更多,分析更准确。能够弥补由于调查问卷不能收集语音语调的一些缺点。

第一章 请求言语行为及相关研究

第一节 言语行为理论及礼貌理论
一、言语行为理论
英国哲学家 Austin 最初创立了言语行为理论。系统地提出“言语行为理论”是在 1955 年的一次哈佛大学的讲座上,奥斯汀将语言看作一种行为。奥斯汀认为人所说的话语都可以看作是一种言语行为,这种言语行为可分为言内行为、言外行为和言后行为。①言内行为指的是说话这一行为,说出某些词和句子,言外行为指的是言内行为所实施的动作、行为,而言后行为是指话语作用于听话者后,所达到的一个效果。例如请求言语行为,“行李太沉了,能帮我把行李搬上来吗?”那么这句话就是说话者的言内行为,而言外行为就是说话者在实施一个请求行为,而言后行为,就是听话者在听到说话者的这一请求后做出的反应(帮助说话人把箱子搬上去)。
关于这三点,言外行为是奥斯汀最为关注的,同时这一点也受到了语用学领域的众多学者的关注。奥斯汀将“言外行为”又分为五类:“裁决型”(表示判断或者宣布,一般指对不能轻易做决定或下定义的事情进行判断,例如仲裁者的裁定等)、“行使型”(如下达命令,做出判决,指行使一定强势请求情景产生影响)、“承诺型”(向他人做出承诺)、“阐述型”(指对所说的内容进行详细地讲述,如陈述和否定等)、“行为型”(指某种社会行为或态度,如道歉、感谢等)。
奥斯汀对言外行为的分类,并没有客观的依据和具体的标准,因此没有受到语言学界广泛的认可,其中包括他的学生 Searle,因此 Searle 在继承奥斯汀研究的基础上,做出了改进。
Searle 作为奥斯汀的学生,对奥斯丁的理论又做了补充和修改。将奥斯汀的言语行为“三分说”改成“四分说”,将奥斯汀的“言内行为”拆分为两种行为,分别是:“说出行为”“以言表意”,前者是将语言说出的行为,后者是进行指称和判断。他将言语行为分为直接言语行为和间接言语行为。直接言语行为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通过语言的字面意思判断出言语行为含义和目的的行为。与此相反,间接言语行为,就是通过某种间接的方式来以言行事,因此分析说话者言语的内在含义,是不能单单从说话者的字面含义来推断的,其中的“言外之意”就是必须通过上下文及语境来判断这一言语行为的内在含义。Searle 将话语伴随行为作为研究的重点。
............................

第二节 请求言语行为的概念及界定
Searle 将请求、邀请、命令都归为指令类言语行为的下位。请求的表达一般是在说话人的地位或者权势与听话人平等或者低于说话人的情况;命令的表达一般是在说话人的地位或者权势高于听话人的情况;邀请的表达一般对于说话人和听话人的地位和权势没有什么关系。列文森和布朗认为请求言语行为是通过某种行动使听话人感到心理负担,进而威胁到其面子的一种行为。
请求是一种会威胁到听话人面子的言语行为,属于指令行为的下属范畴。《现代汉语词典》对“请求”是这样解释的:“某人向某人说明要求,希望得到满足”。Blum•kulka(1991)认为,请求是用来表示说话人对于听话人接下来做出某种行为的一种期望的事前行为。①请求这种言语行为不仅会在一定程度上威胁到听话人的面子,也会在听话人拒绝请求的时候威胁到说话人的面子。
刘自强(2007)将“请求”和“邀请”区分,“请求”有以下几种含义:1.以私事相求,2.说明要求,希望得到满足,3.所提出的要求。因此请求只对于发出请求的人有益,而对被请求的人无益。但邀请是说话者和受邀人基本都受益的一种行为。
국리국어원《표준국어대사전》这样定义“请求”:“필요한 어떤 일이나 행동을 청함.또는 그렁 청.”
尽管韩国标准国语大辞典用“请”来表现请求,但很难将请求与命令、提议等行为区分开来。
利奇认为,请求是能够给听话人选择的余地的,而命令则是强制性的,不会给听话人余地,因此请求与命令的区别也在这。另外请求与提议的区别在于提议是可以使听话人受益,而请求实际上是使听话人利益受损的。
因此本文确定“请求”是一种说话人会受益,但听话人的面子会受到威胁的一种言语行为,这种行为一般不是强制的。
韩语论文参考
韩语论文参考
...............................

第二章 中韩请求言语行为的策略对比分析

第一节 中韩电视剧中请求言语行为策略的比较
为了研究中韩两国的请求言语行为,本文以电视剧剧本为基本资料进行了分析。电视剧剧本资料虽然不是实际发生的对话,但比问卷调查更接近实际对话且更自然,因此具有分析价值。首先迎合各年龄段的偏好选择了近十年来开播的人气电视剧。围绕着家庭、职场、爱情三个主题选择了中国电视剧《新恋爱时代》《爱情公寓 4》《加油吧,实习生》与韩国电视剧《하이킥! 짧은 다리의 역습》《미생》《그녀는 예뻤다》共 6 部电视剧的前 10 集进行了分析。通过比较中韩两国电视剧剧本的请求表达,来表明以中韩两国的文化背景为基础的请求策略差异。
中国电视剧中请求策略的出现频率如表 2.1 所示。
韩语论文怎么写
韩语论文怎么写

《加油吧实习生》中“表达义务型的语句”出现的频率最高。与韩剧一样,在职场电视剧中社会地位高的人向社会地位低的人发话时出现了请求言语行为。与其他电视剧不同的是,强调当为性的“表达意图型”出现的频率相对高于其他电视剧。《爱情公寓 4》不是一个单纯的言情剧,而是一个带有略微喜剧色彩的情景剧。这部电视剧中“表达义务型”出现频率也最高,其次是“建议型语句”及“提及预备条件的语句”。《新恋爱时代》是包含言情主题的家庭剧,它与韩国家庭剧一样,“提及预备条件的语句”出现的频率也很高。甚至在《新恋爱时代》中“提及预备条件的语句”占据着第一的位置。
.........................

第二节 请求情景与中韩社会关系对请求策略的影响
由于电视剧资料的请求情景显著多于问卷调查资料,且与实际发话情景极其相似,所以能很好地代表日常发话情景。但电视剧因无法控制变量,所以拜托、高亲密度请求等简单请求情景出现的频率更多。本小节将根据请求情景与说话者与听话者的关系来观察中韩电视剧中哪种请求更容易出现。
一、根据请求情景的属性
(一)强势请求情景
请求情景为强势请求时主要是强调听话者当为性的发话。可能听话者感受到的负担重,那说话者要考虑一下听话者的面子,所以这种情况下请求言语行为就比拜托情景少。下面的是电视剧中强势请求情景。
下面是中国电视剧强势请求情景中具有代表性的请求发话。
(26)a:别人的知识产权,别乱翻。b:花花,你呢,不许学大人说话,不许调皮。c:你少说几句!生活过得好不好,不是靠吼叫的。《爱情公寓 4》
(26)是说话者与听话者亲密度高或者说话者的地位高于听话者时出现的发话。a 中说话者与听话者是朋友关系,是当听话者乱动别人的东西时说话者进行制止请求的情景。因为亲密度高,所以使用“别”直接发出了表示意图的请求。b 是向小朋友发话的请求,使用“不许”表示请求别做某种事。c 是说话者让听话者别再喊叫,让他冷静一下时出现的表达意图和希望的请求发话。由于说话者的地位比听话者的地位高,因此用了直接请求策略,虽然是表达义务型的请求,但通过划线的揭示原因的辅助行为语减轻了听话者的负担。
(27)a:你得让我妈了解了解你吧。b:向总,您得听我解释,这件事情吧。c:你可是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拒绝了我,你得给我一个真正的理由吧。d:你得给小可做个榜样,加把油,知道吗?《新恋爱时代》
(27)中使用了能愿动词“得”。这里用能愿动词以及表达义务型的直接策略提出请求,是因为亲密度高或比较重要的事情这两种原因,可能觉得给听话者太多负担,所以后面又加了“吧”减轻了其负担。其中 a 又使用了动词重叠“了解了解”体现了减缓语气的补偿。
..................................

第三章 中韩请求言语行为策略对比分析及教学建议........................41
第一节 不同因素下中韩请求言语行为策略的异同.......................41
一、 不同情境属性下汉韩请求策略的异同........................41
二、 不同亲密度下汉韩请求策略的异同...................................41
结语.............................49

第三章 中韩请求言语行为策略对比分析及教学建议


第一节 不同因素下中韩请求言语行为策略的异同
一、不同情境属性下汉韩请求策略的异同
通过第三章我们可以得出当以强势请求情景为请求情境的属性时,两种语言都更愿意选择直接策略,也会有较少一部分间接策略。韩剧中更愿意使用暗示以及建议型语句,虽然说话者在一定程度上会比听话人更有强势请求情景,但是为了避免听话人的面子受损,说话人还是将听话人的面子威胁降到最低,不仅如此,这种请求常常也伴随着敬语表达尊敬。而中国电视剧里,在以强势请求情景为请求情境的属性时,直接用了命令型请求,偶尔会加一些重叠性的动词,减轻对方的心理负担。一般情况下都是用表达义务的“得”“应该”等词汇来增加请求的可能性。
当以拜托为请求情境的属性时,这时候一般听话人与说话人地位相等或者说话人的地位低于听话人的地位,在这种情境下,中国电视剧里,请求策略更多地使用直接策略,直接表达自己的愿望,直接明示请求,如果双方的关系不那么亲密的时候也会用“请”“求”等词汇结合请求内容或者使用“麻烦您”等语句,还有未完成发话的形式;韩剧里则是使用间接疑问式的请求,使用间接性的疑问句或弱化自身的意图来增加请求成功的可能性。即便是说话人的地位比听话人的地位高,也会使用询问的方式来进行请求。
二、不同亲密度下汉韩请求策略的异同
当亲密度过高时,中韩两国表现出相同的选择,由于说听双方的亲密度高,不论是中国还是韩国都更加愿意直接表明自己的请求,由于双方关系好,此时韩剧里也不会过多地使用敬语,类似于朋友、家人这种亲密的关系,汉语和韩语也会用一些未完成的发话来暗示请求。
当彼此亲密度低的时候,汉语里会表现出明示性请求,同时伴有“谢谢”的语句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选择降低听话人的负担;韩语里则会通过表示自己的希望和意图的方式间接地提出请求,同时设定一个命题内容,当命题内容实现的时候,体现说话者积极的态度或者感谢来表示恭顺。还会伴有一定强暗示。
.............................

结语


本论文以强势请求情景、亲密度和社会地位作为影响请求言语行为策略的三个限制因素。总结了汉语和韩语请求策略的异同。共有以下结论:
1. 从中心行为语的直接请求策略上看,中国人更愿意使用表达义务型和表达意图型语句,韩国人更愿意使用表达义务型和表达需求的语句。
2. 从中心行为语间接请求策略上看,中国人更愿意使用建议型语句,韩国人更愿意使用提及预备条件的语句。
3. 中国人更愿意使用辅助行为语。韩国人使用揭示理由和表示寒暄的策略要高于中国人使用这两项策略的频率。但总体来看中韩两国都频繁地使用确认情况、表示寒暄和揭示理由这三项辅助语。
除此之外,也给出了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请求言语行为的一些教学建议,建议主要从教材、教学和学生三个角度进行说明。了解中韩两国请求言语行为上的差异,不仅可以促进两国跨文化交流,也能够帮助对外汉语教师更好地教授这一部分知识。
本论文的创新点:通过收集两种语言的热播影视剧的剧本作为语料,使请求的情境更多,分析更准确。能够弥补由于调查问卷不能收集语音语调的一些缺点。
本论文的不足:本文篇幅有限,没能将调查问卷结合到一起分析,单纯的影视剧剧本选材有限,与实际表达有时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希望后续的研究能够考虑并完善此论文的不足之处,对中韩请求言语行为做出更深入的研究。
参考文献(略)


QQ 1429724474 电话 18964107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