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韩国高中生的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外汉语教学思考

论文价格: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硕博论文网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29556 论文编号:sb2022030914054444737 日期:2022-03-19 来源:硕博论文网
本文是一篇韩语论文,通过文献阅读法和访谈法,以及本人实际教学过程中发现韩国学生汉语补语学习的不足而设计了调查问卷,初步考察韩国高中生对于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习得和偏误情况。根据收回的调查问卷,归纳学生产生的偏误类型主要有遗漏、误加、误代和错序这四种,总结出产生偏误的外在原因和内在原因。

第一章 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外汉语教学理论基础

一、极性义程度补语“死”的语法分析
(一)以“VP+死+了”为主的结构
以 BCC 语料库和 CCL 语料库为基准,参考冯胜利、施春宏的观点(2015)[1],结合笔者的观察,最终将极性义程度补语“死”所存在的句子结构归纳为以下几种:
1.V+死+(N/Pron)+(了/吧/吗)
[1]“要是给她听见了又不得了,到时候没肉吃,要闹死了!”(张爱玲《秧歌》)
[2]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突然看到他的脸有可能被吓死。(新浪微博)
[3]他只说了这么一句“我困死了”,倒头便在床上睡了。(新浪微博)
[4]三星的中国地图被人骂死了,我很好奇他的地图是怎么来的。(新浪微博)
[5]天雄,你这个大司长不能把话说死了。(柳建伟《英雄时代》)
[6]啊哈,好运快砸死我吧!(新浪微博)
[7]你给我带那么多驴打滚,是要腻死我吗?(新浪微博)
例[1]“闹死了”是由“动作动词+死+了”的形式构成。意为她因为吃不到肉会大吵大闹,而且吵闹的程度甚至是他人无法承受的。例[2]“吓死”是由“心理活动动词+死”的形式构成,意为对面的人可能会因为恐怖的场景,受惊吓的程度超出了生理和心理承受的极限。例[3]“困死了”是由“状态动词+死+了”的形式构成,意为“困”的状态达到了极点,再不睡觉可能就失去生命了。这里的“困死了”并非因为“困”这样的状态,而是用夸张的修辞形式,强调现在“困”的程度。例[4]“被人骂死了”是由“被+人称代词+动作动词+死+了”构成的“被字句”形式,意为三星的中国地图由于不规范而被骂的程度达到了极点。需要注意的是,此句为被字句,被字句中的极性义程度补语“死”的结构形式,只需要在原有“V+死+(N/Pron)+(了/吧/吗)”的结构形式前添加被字句的标记词“被”即可,“被”与“动词”中间的人称代词有区别和强调的作用,有时也可以省略。
..........................

二、极性义程度补语“极”的语法分析
(一)以“VP+极+了”为主的结构
以 BCC 语料库和 CCL 语料库为基准,参考冯胜利、施春宏的观点(2015)[3],结合笔者的观察,最终将极性义程度补语“极”所存在的句子结构归纳为以下几种:
1.V+极+了[31]这使得陶夫人怕极了“非星期六”的丈夫下班回家。(茅盾《烟云》)[32]这个作家我喜欢极了……真是妙不可言。(茨维格《马来狂人》)[33]电影演员非常让我失望,失望极了!(新浪微博》)
例[31]“怕极了”是由“心理活动动词+极+了”的形式构成。表达出陶夫人害怕的程度到了极点。例句[32]“喜欢极了”是由“心理活动动词+极+了”的形式构成。表达出对作家的欣赏,喜欢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程度。例[33]“失望极了”是由“心理活动动词+极+了”的形式构成。表达出失望的态度达到了一定极点。
综上所述,极性义程度补语“V+极+了”形式中的动词以心理动词和感受动词为主。助词“了”是粘合式极性义程度补语的标志,不能省略。“极”和“了”之间不能插入人称代词。极性义程度补语“极”不出现在被字句和把字句中。
2.Adj+极+了[34]不做任何官该做的事,只是享受官的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实在是可怕极了。(王小波《青铜时代》)[35]那件白色的洋装穿在她身上真是好看极了。(桐生操《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36]天空万里无云,在高尔夫球场的草坪上自由放松,舒服极了。(冰心《我自己走过的路》)
例句[34]“可怕极了”是由“性质形容词+极+了”的形式构成,表达出作者认为只享受官的生活,而不做官的事情本身可怕至极。例[35]“好看极了”是由“性质形容词+极+了”的形式构成,表达出对于她白色洋装漂亮程度的赞赏和感叹,好看到不能更好看,“她”是好看本身代名词的程度。例[36]“舒服极了”是由“性质形容词+极+了”的形式构成,表达出作者在晴朗无云的高尔夫球场,身心放松自由的心理极佳体验。
综上所述,极性义程度补语“Adj+极+了”形式中的形容词皆为性质形容词。助词“了”是粘合式极性义程度补语的标志,不可省略。“极”和“了”之间不能插入人称代词。极性义程度补语“极”不出现在被字句和把字句中。
.............................

第二章 韩国高中生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偏误调查分析

一、调查问卷设计分析
(一)问卷对象
1.人数:110 人2.年龄:16 岁到 18 岁之间3.性别:男女比例为 1:74.语言水平:中级水平5.学习背景:
(1)学校概况:韩国高阳国际高中作为韩国七所公立国际高中之一,学生外语水平和学习能力相较于普通高中的学生更好。
(2)学生构成:根据学生们学期初的诊断性评价,以及学习中的相处交流中得知参加测试的学生都有学习汉语的经历。其中包括已经在初中学习过汉语的学生,高中时在校外的语言学校进行汉语学习的学生、家里有专门汉语教师辅导的学生、自己通过网络媒体学习汉语的学生、有过中国生活经历的韩国籍学生、中国籍贯的学生。
(3)学校汉语课程的设置:韩国的高中外语课程设置上,除了最基本的必修英语课,还安排了西班牙语、汉语、日本语、德语和阿拉伯语课,供学生作为外语选修课程来学习。学生在一年级和二年级时,必须选择两种不同的语言进行学习。但是在三年级时,则只能从一、二年级时所学过的语言中选择自己擅长的或是感兴趣的语种,继续进行学习,并以此作为第二外语参加韩国的高中毕业考试。
韩语论文怎么写
韩语论文怎么写
........................

二、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偏误类型
(一)遗漏
遗漏是指学生对于所学知识掌握不牢固而造成的句子中某些必要成分的缺失,致使句子结构不完整,或是表意不明。韩国高中生在学习粘合式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时,存在的遗漏偏误主要为助词“了”的缺失。
[1]*图书馆脏死。图书馆脏死了。
[2]*这条裙子贵死。这条裙子贵死了。
极性义程度补语“VP+死+(N/Pron)+了”结构中的助词“了”是粘合式极性义程度补语的的一种标记形式,通常情况下极性义程度补语“极”和“死”后面的“了”是不可以省略的。汉语中的“了”一种是表示完成时的动态助词,另一种是和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搭配的语气助词。学生以往的学习中“了”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前者,表示完成时的动态助词。例如“那本书你看了吗?”“你早上吃饭了吗?吃了什么?”只有少量“太谢谢你了!”“太棒了”此类语气助词“了”的搭配句式。这也就导致了韩国学生对于极性义程度补语“极”和“死”后是否要加“了”在实际运用中非常容易混淆。大部分学生以韩语为母语思维判定“了”出现或者不出现不影响表达的意义,最终造成了遗漏。
韩语论文参考
韩语论文参考

........................

第三章 韩国高中生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教学改进建议......... 29
一、运用对比分析法................... 29
(一)韩汉之间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比教学............. 29
(二)汉语中极性义程度补语“死”与“极”之间的对比教学......... 31
结语......................................39

第三章 韩国高中生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教学改进建议


一、运用对比分析法
通过上述第二章第三节的分析可知,母语负迁移和目的语知识负迁移,均是学生出现偏误的主要原因。笔者建议:教师应运用对比分析法,避免母语对现有目的语知识的负迁移,避免原有目的语知识对现有目的语知识的负迁移。这需要教师从两方面实施对比分析法教学,一是注重韩汉之间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比教学,二是注重汉语中与极性义程度补语“死”与“极”之间的对比教学。针对上述两方面,笔者提出的具体教学改进建议如下。
(一)韩汉之间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比教学
韩语中不存在与现代汉语中极性义程度补语“极”相对应的极性义程度补语,只存在与现代汉语中极性义程度补语“死”相对应的极性义程度补语“죽겠다”。根据上述情况,初级阶段,主要通过讲解现代汉语中的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与之对应的韩语中的极性义程度补语“죽겠다”,让学生了解极性义程度补语的概念和语法特征。中级阶段,首先通过讲解极性义程度补语“极”,让学生了解现代汉语中粘合式程度补语,然后通过辨析现代汉语中程度副词与粘合式程度补语的不同,进而让学生掌握韩语中“아주,매우,굉장히,너무,몹시,무척”(“很”“非常”“十分”“太......了”)这些程度副词与现代汉语的极性义程度补语“极”是不完全对应的关系,并知道二者之间句法位置和语用特征的不同。接下来,笔者分别从初级阶段和中级阶段阐述韩汉之间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比分析法教学具体实施方案。
1.初级阶段的韩汉之间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比教学
(1)初级阶段的主要教学目标:
1 让学生了解现代汉语中极性义程度补语“死”的结构形式、功能作用和典型语境;2 让学生理解韩汉之间极性义程度补语“死”的异同;3 让学生掌握现代汉语中极性义程度补语的概念和语法特征。
............................

结语


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是韩国高中生汉语学习的重点和难点。本文在“三一语法”理论框架的基础上,分别分析了适用于对外汉语教学的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两种句式结构、三种功能作用和三种典型语境。通过文献阅读法和访谈法,以及本人实际教学过程中发现韩国学生汉语补语学习的不足而设计了调查问卷,初步考察韩国高中生对于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习得和偏误情况。根据收回的调查问卷,归纳学生产生的偏误类型主要有遗漏、误加、误代和错序这四种,总结出产生偏误的外在原因和内在原因。最后,针对韩国高中生学习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出现的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教学改进建议,并在每个建议结尾部分,都列举了可以实际操作的相关小活动。
韩国高中生极性义程度补语“死”和“极”的对外汉语教学研究,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限于实际原因,调查对象的群体范围不够广泛,规模较小,没能对韩国其他类型高中(比如外国语高中、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学生的汉语极性义程度补语的学习进行深入调查;第二,限于本人韩语水平,没能更好的从双语角度分析学生学习过程中所产生的偏误原因。
参考文献(略)


QQ 1429724474 电话 18964107217